獨臂教師堅守講臺24年 他是學生心目中的"十項全能"

  • 时间:
  • 浏览:26

  浙江在線4月16日訊(浙江在線記者 張蓉 通訊員 江栗峰)用虎口和手掌握住相機 ,食指和大拇指夾住鏡頭的同時調節焦距  ,再用中指按下快門……依靠著獨臂攝影的絕技  ,徐陸軍為杭州富陽松溪小學的學生們拍下瞭數千張照片  。

  再過兩個月  ,六年級二班的39位學生就要畢業瞭 ,作為班主任的徐陸軍正在為他們準備一份特殊的禮物  ,“我打算把這些照片做成PPT  ,在畢業典禮上送給孩子們 ,讓他們看到自己6年來的變化與成長 。”

  缺少瞭一隻手的他已經數不清這是第幾次送走畢業生瞭  。從村小到新登鎮松溪小學 ,他在自己的傢鄉做瞭24年的代課老師 ,以教室為船  ,以獨臂為槳 ,在歲月長河中 ,擺渡著一批又一批學生 。在學生心目中  ,他是“十項全能” 。

  成為代課老師

  是他與命運抗爭的契機

  今年48歲的徐陸軍是富陽新登鎮清泉村人  。1987年  ,17歲的徐陸軍在村裡的磚瓦廠工作 ,一場突如其來的意外  ,讓他永遠失去瞭右手——調試機器時  ,他的手被卷瞭進去 ,導致右手高位截肢 。

  災難的重擊 ,將他帶入瞭人生的一段迷茫期 。以前習慣瞭用右手 ,一下子換到左手  ,各種不適應、不協調隨之而來  ,“一開始  ,拿筷子吃飯都很困難 ,更別說握筆寫字  ,後來用瞭兩三年的時間才熟練  。”

  “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在傢裡休養  ,因為空閑時間多  ,也讀瞭很多書 。”徐陸軍回憶說 ,那段時間自己讀瞭七八百本書  ,印象最深刻的是史鐵生的《我與地壇》  ,“可能因為命運有點相似  ,很有共鳴  ,這篇文章很打動我 ,也對我產生瞭比較大的影響  ,對命運的殘缺有瞭更深刻的理解  。”

  1994年上半年  ,在朋友的介紹下  ,徐陸軍進入昌東完全小學  ,成為一名代課老師  。這是他教師生涯的開端  ,也是走出傷殘陰影、與命運抗爭的契機 。

  “起初教語文  ,後來因為學校的需要  ,改為科學和數學 。”帶著初為人師的喜悅  ,徐陸軍努力克服工作中的各種困難  ,“尤其是幾何作圖的時候不太方便  ,需要孩子們幫忙  。”他逐漸愛上瞭這份職業  。

  以校為傢

  他是大傢喜歡的阿陸老師

  2012年 ,昌東完全小學被撤並入松溪小學 ,徐陸軍也轉入松溪小學擔任數學代課教師  。如今  ,他是六年級二班的班主任  ,班上39個學生一大半都是他從一年級帶到現在的 。

  在學校裡 ,大傢喜歡親切地稱呼他為“阿陸老師”  。提起他  ,從教師到校長都贊不絕口 ,“他幾乎以校為傢  ,和孩子們的關系也特別好  。”六年級三班的金老師告訴記者  ,徐陸軍每天最早到學校  ,周末也經常來加班  。

  每天早上7點鐘  ,徐陸軍的身影會準時出現在校園裡  ,六年級二班的學生陸續而至  ,他便帶著孩子們一起鍛煉身體  。“從一年級開始  ,我就要求班上的孩子們每天早上跑三圈  ,跳繩500下  ,他們的身體素質都很好  。”徐陸軍有些自豪地說  。

  在松溪小學校長袁立成眼裡 ,阿陸老師不僅勤奮  ,教學成績好  ,對待學生更有一套自己的辦法  ,“學生們都很喜歡他  ,有什麼心裡話也都願意告訴他  。”

  “課上是師生  ,課下是朋友” ,徐陸軍說  ,學生們可能是被自己的“孩子氣”征服的  。

  六年級二班教室內外的墻上  ,你能看到不少孩子們的精彩照片  ,有他們在運動會上的英姿  ,有他們在窗邊翹首企盼的背影 ,也有他們在戶外踏青賞春的笑臉……“班上學生的照片  ,我已經拍瞭幾千張  。”徐陸軍說  。

  下棋、閱讀、種花

  將拓展課上得豐富有趣

  阿陸老師不僅攝影好  ,象棋也很厲害  。

  2012年  ,徐陸軍創辦瞭一個象棋社團 ,從無到有  ,社團現在已經有35名學生  ,在各類比賽中榜上有名  。去年6月  ,在富陽區青少年兒童三棋賽上 ,這個鄉村小學一舉奪得象棋第二名  。

  榮譽的背後  ,是阿陸老師日復一日地堅持 。“每周隻有一節拓展課  ,但下象棋需要有長期的練習  ,他就利用每天的午休時間指導孩子們下棋  。”松溪小學副校長周立軍告訴記者  。

  或許是因為書籍對他產生過深刻影響  ,徐陸軍一直保留著愛讀書的習慣 ,並孜孜不倦帶著孩子們一起讀書 。他在班裡開設瞭圖書角  ,自費為孩子們買書 ,從兒童文學、名著縮寫版到歷史、科普書  ,時不時更新  ,並向孩子們推薦讀物 。在徐陸軍的影響下 ,每天的早自習都成為瞭六年級二班孩子們的課外閱讀時間  。

  在學生眼裡  ,徐陸軍還是半個植物專傢  。課餘時間 ,他帶著學生們一起種花  。前幾天  ,他還帶著三四名學生完成人工授粉  ,嘗試雜交出新品種 。

  學校走廊裡和花壇周邊擺滿瞭他們的成果——有一兩百盆蘭花和四五百盆多肉植物  ,這些花盆裡立著一張張標明植物名稱的標簽  。“這些標簽都是學生幫忙寫上的  ,現在  ,這裡大部分植物學生都能認出名字來 。”徐陸軍說  。

原標題:獨臂教師堅守講臺24年 他是學生心目中的“十項全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