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一部影片 薑文歸來,“邪不壓正”

  • 时间:
  • 浏览:23

  薑文

  □大河報·大河客戶端記者王峰文平偉攝影

  本報上海專電薑文難采訪  ,這是全國娛樂記者的共識 ,因為他會隨時抓住問題的漏洞反問  ,最後導致的結果不是提問的記者被問得啞口無言  ,就是被薑文從人生到理想的教訓一頓  。6月22日晚  ,剛參加完本屆上影節金爵獎評選的薑文和全國主流媒體的記者進行的一次關於新片《邪不壓正》的深度對話  ,這也是他拋開金爵獎評委會主席的身份  ,首次專門談及自己的新片 。在這次對聊中  ,薑文雖然還是有想懟記者的沖動 ,但幾乎做到瞭有問必答  。

  口碑和票房  ?就不要患得患失瞭吧

  《讓子彈飛》讓薑文達到瞭封神的高度  ,《一步之遙》卻使他離市場越來越遠 。談到對《邪不壓正》的預期  ,薑文說:“能夠拍電影我覺得是一件很幸運的事瞭 ,觀眾可能因為這個故事迷戀你  ,相信你  ,可能一輩子都記著你  ,還有什麼不能滿足的呢  ?”

  有媒體把《讓子彈飛》《一步之遙》《邪不壓正》歸納為“北洋三部曲”  ,薑文認為這種說法並不嚴謹 。《邪不壓正》的故事發生在“七七事變”前的北平  ,屬於民國時期  ,“可能這麼歸類比較容易聊吧  ,說是北洋三部曲有點牽強”  。薑文表示:“《讓子彈飛》能夠讓觀眾喜歡我也沒想到  ,《一步之遙》如果再添補添補也許挺好的 。”至於《邪不壓正》  ,薑文透露自己還沒看成片  。“我每跟你們多聊一秒鐘內心就焦慮一秒  ,從來沒發生過這樣的事  。7月13日首映  ,音樂還沒錄完  ,特技什麼的也都沒到位  。”薑文說  ,“萬一到瞭上映還沒做完該怎麼辦  ?我擔心這個  。”

  又一部主旋律抗日影片 ?我隻想反映歷史

  電影《邪不壓正》改編自張北海的小說《俠隱》 ,講述瞭1936年的北平  ,青年俠士李天然為尋找五年前師門血案的元兇  ,深入胡同巷陌  ,隨著他調查逐漸深入  ,京城各路人馬的鬥智鬥狠浮出水面的故事  。

  雖然薑文經常把小說改編得面目全非  ,但他表示十年前就想把《俠隱》拍好瞭  ,因為張北海的小說寫得非常好  。談到改編  ,薑文表示自己對俠情不太感興趣  ,就改成《邪不壓正》 ,把“俠”隱瞭 ,而自己希望通過《邪不壓正》表達的是人的變化和成長 ,這也是自己一貫電影的主題  。

  6月18日  ,薑文曾表示自己希望通過《邪不壓正》讓全世界都知道日本人曾做過什麼  。那這是不是一部主旋律抗日電影  ?薑文認為  ,《邪不壓正》的故事發生在中國面臨的國破傢亡、全民抗戰的時期  ,歷史是不能割裂的  ,“抵抗侵略者是最應該表現的作品  ,但中國沒有外國做得好  。拍抗日是一件對人世間負責的事”  。

  什麼是好導演  ?話多且有用

  在《邪不壓正》宣傳期間  ,有一句“能超越薑文的隻有薑文本人”的宣傳語  ,薑文表示這是宣傳團隊編的  ,不過他對導演的水平分類有自己的見解  ,薑文說:“什麼是好導演  ?有話說 ,說得還挺利索 ,這就是好的導演;第二是有話說  ,哪怕說得磕磕絆絆也很真誠 ,也是好導演;還有一種是沒話說  ,聊得還挺利索  ,這就有點騙人瞭  ,這不耽誤大傢時間嗎  ?比這還討厭的是既沒話說又聊得不好  ,這確實害人 。”

  那麼薑文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導演身份的呢  ?他答道:“我覺得我拍的電影是很有質量的  。我拍戲主要是迷戀於創造一個世界  ,或者把自己感受到的世界呈現出來  ,往這裡搭時間是愉快的 。演員們把一年的時間、一年的生命放在這裡  ,我要對得起他們 。”

  薑文還著迷於尋找荒誕  。他說:“我在創作中可以觸摸到一些荒誕的東西  ,這不是可笑  ,是接近本質的東西 ,《陽光燦爛的日子》《一步之遙》《邪不壓正》裡都有  。無論戰爭時期還是非戰爭時期  ,荒誕都存在於整個人世間  ,如果註意到

  這點  ,就有可能觸及或探索到人的真正內心  。說白瞭  ,我四年拍一部戲  ,也是在不斷找這個  ,如果不是這樣  ,我一年可以拍四部戲  ,不難  。”